“封城”背后的经济代价

时间:2022-04-04

  本文不涉及任何立场,仅从“封城”的角度客观聊聊背后所需要付出的经济代价和成本。

  根据彭博经济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国内目前有超过14个省份的疫情处于中高风险水平,而这些省份约占全国GDP的54.4%。随着其他地方的病例激增,这将会影响的是国内一半GDP和人口。

  澳新银行大中华地区首席经济学家杨宇霆说,如果沿海和东北主要城市如果采取封城的措施,封锁一周,其经济成本可能达到0.8个百分点。

  这么说,我们很难具体感受到一座城市陷入停摆所带来的个人影响以及宏观层面的影响。当一座数千万的城市陷入停摆,这会产生怎样的蝴蝶效应?又将会如何牵一发而动全身?

  香港中文大学经济系教授宋铮与几位学者的联合研究,用按月更新的城际卡车流量变化来推算各个城市的实际收入变化,重点分析了武汉疫情结束后内地的16次封城。由于研究开展的时间较早,因此深圳和上海并不在这份研究的范围之内。

  该研究发现,一座城市如果封城两周,造成的经济损失,为该城市当月GDP的32%左右,为该城市全年GDP的2.7%左右。

  根据这份研究显示,在极端情况下,如果国内十分之一的城市被迫封城两周,那么当月国内GDP则可能损失3.1%,以2021年GDP计算则接近三千亿人民币。

  如果按照这一模型推测,上海2021年全年GDP为4.32万亿,假设封城两周,那么造成的经济损失和代价,则是1100亿左右。

  理论上讲,一座城市体量越大、经济总量越高、人口越多,封城所要面临的经济成本也就越高,而更多的,类似于上海这种“中心城市”承担的不仅仅是自身的经济成本,作为金融中心和供应链的关键位置,还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封城所导致的成本,还会波及到其他城市经济体。

  而在年初,针对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我们给出了5.5%的增速,考虑到眼下的这波疫情均出现在深圳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要完成这一目标所带来的挑战将会更大。

  新加坡大华银行最新报告称,能源及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将压抑国内内需和外需,不利经济增长,加上新一波的新冠疫情和大规模封城,预测国内今年GDP增速将放缓至4.9%,通胀可能升至2.9%。

  反映到个体上,小区带来的封控对上班族和个体户的影响则更为严峻。根据人社部的数据,2021年上海职工平均薪资为124056元,我们假设封城两周,除开失业和公司倒闭带来的影响的话,那么平均下来,两周没有收入,每个上海人的损失则超过了5000元。

  当然了,以上所反映的仅仅是经济层面的代价,封城对数千万人所造成的心理压力和负担,以及对整个社会层面所造成的情绪压力问题,同样也是一笔不小的代价。

  今年开年以来,疫情便反反复复,从宏观角度来看,这对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将会带来不小的挑战。

  预计我们会出台更多的货币宽松,以刺激因封城所带来的经济损失。而货币宽松,一般概括来讲无非就是降息,或者降准。

  货币宽松的确可以在短期内刺激经济复苏,但过多且频繁的货币宽松政策对长远而言,却不是那么友好。

  08年金融危机后,我们推出了一个四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这在很大程度上拯救了当时的经济。但其后果则是:推高了债务风险,吹起了地产泡沫,我们不得不在多年后“去杠杆化”,降低系统性风险。

  当钱开始不值钱的时候,就需要一个标的物,需要一个锚把金钱的价值给“锚定”。过去承担这个标的物的是房地产,但在房价高居不下的今天,我们还能找到什么行业用来承担宽松货币的“锚”呢?

  我又想起了经济学家陈志武在疫情刚刚开始的第一年时候说过的话。“纵观人类历史上的诸如此类的瘟疫,都是降低财富差距的一种方式,财富得以重新分配;但这一次新冠病毒我的感受是,现代社会的行政机构都喜欢去干预经济,通过货币政策把原本正常的生态规律打破,财富没有重新分配,也没有在不同的群体之间流转;现在危机过后,还是富人更富了,穷人更穷了。”


上一篇:常州发布部分年级复学通知
下一篇: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医疗队转战开舱开启亲子收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