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青山永存常青而战“疫”——重庆市梁平区松材线虫病疫情防控纪实

时间:2024-01-12

  梁平,位于重庆东北部。自从遭到松材线虫病的侵袭,梁平便奋起战“疫”,开展了一场保卫青山的攻防持久战。松材线虫病有“松癌”之称,梁平多年治“癌”,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不忘初心、迎难而上、开拓创新、锲而不舍的精神。

  2023年12月29日,全国松材线虫病疫情防控攻坚行动推进会在重庆梁平召开,各地汇报的防控成果令人为之振奋。

  多年来,梁平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松材线虫病疫情防控,区重大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指挥部由区委书记、区长挂帅。这项工作被纳入区委常委会工作要点和区级重大项目管理,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每个季度都听取防控工作进展汇报。2023年,召开了两次全区松材线虫病疫木除治会议。

  松材线虫引起的松树萎蔫病之所以被称为“松树之癌”,皆因其是一种毁灭性病害,具有传播途径多、发病速度快、潜伏时间长、监测防治难等特点。即使在严加防范的黄山、武夷山等风景名胜区,也未能阻挡住松材线虫的入侵。一旦染上松材线虫病,松树从发病到死亡,有的竟不到40天时间。

  2023年4月,重庆市委书记、市总林长袁家军和市长、市总林长胡衡华共同发出《关于深入开展松材线虫病疫情防控攻坚行动的令》,统一实施“五大行动”,确保到2025年底如期完成《重庆市松材线虫病疫情防控五年攻坚行动方案(2021—2025)》提出的目标。

  2001年至今,重庆36个区县及万盛经开区共有210万亩松林先后发生疫情,进而严重威胁2457万亩松林安全。最近3年,通过防控攻坚行动,坚持精准化防控、精细化管理,共拔除疫区7个、疫点145个,总面积达52.34万亩,分别占国家下达“十四五”攻坚任务的233%、129%、259%。

  2023年度秋季普查显示,与2020年相比,梁平疫点个数下降27.27%、疫情小班数下降25.62%、疫情发生面积下降27.68%、病死松树数下降40.42%,实现了“四下降”。

  为确保山上山下“两干净”,梁平全力整治“山上除治不彻底”“农户清理不干净”的两大顽疾,并严格落实“六个一”:山上不留一株死树、林间不留一根松枝、地上不露一个伐桩、路上不让一节疫木违规运输、农户不见一段松柴、加工厂不见一块松木。

  梁平区委书记、区总林长钱建超上任两年多来,强调要坚持“以疫木清理为核心、以疫木源头管理为根本”的防控思路,为打攻防持久战作了全方位部署;推出“四个三”的具体举措:政府、部门、社会三方合力,防控林长制“人防网”、智能化“技防网”、改革求变“生技网”三项举措,队伍管理、除治技术、“拉网式”清理三个方面,除治中、除治后、常态化监管三个层次。

  区长、区总林长陈孟文说,最关键的是要做到区政府、区级部门、乡镇街道的通力协作,把松材线虫病监管职责落实到人。实行严格的“三包”制度,区领导包片区,区林业局领导、乡镇街道主要领导包疫点,林业局职工、乡镇街道农服中心职工、村社林长、网格护林员包小班,每日监管、每周巡查、每月督导。通过林长制网格护林员队伍,做到颗粒化管理。

  建立疫木除治队伍数据库,形成“多中选好、好中选优”的入库机制。统一采取除治队伍和除治资金“一定三到五年不变”。在清理结束后,检查验收实行评分制,考核分值与除治经费挂钩,实行末位淘汰,有效解决了松材线虫病除治过程中漏报、虚报、消极怠工等工作不到位的问题。

  区委常委、副区长杨西介绍,全区开展全方位联防联控,实行“陪伴式”作业监督,实施“捆绑式”考核,建立“三级检查”制度,把防控工作纳入“村规民约”,对违规采伐、使用松木的,都记录在乡风文明个人管理档案中,作为评优、参军、入党、提干的重要参考。

  梁平曾名为“梁山”,后因与山东梁山同名,遂取境内平坝的“平”而更名为梁平。好汉精神是相通的,不怕苦、不怕累、不怕险,敢打硬仗。

  在梁平区森林资源监测和病虫害防治站担任10年站长的罗弟洪介绍,对深山老林中漫山遍野的松树,对成千上万用柴火的农户,对公路上跑的车辆,要监测到位,还要做到有效除治,工作难度非常大。

  2023年12月1日,除治人员随区林业局工作人员叶小山、周栖皙来到双桂街道的黄泥村山区,只见悬崖峭壁,荆棘丛生。承包除治任务的施工队负责人胡光明说,很多时候不得不花大量时间披荆斩棘开路。除治小组每6人一组,根据病害木、风倒木、雪压木的多少,或单组行动,或多组联合行动。一大清早就得进山,带足饭菜和饮用水,一干就是一整天。遇到大的树,从伐倒到烧尽,有时深更半夜都回不了家。

  为什么要这么长时间?胡光明说,爬山耗时费力,为保证根除疫源,不只是伐掉病害木,一定范围内的松树也要伐掉。病木伐倒后锯成一段一段,再挖一个大火炕,把树干枝丫堆起来,四周整理出防火安全带。如有几十厘米粗的湿树,一烧就得10多个小时,还必须留人死守,以免引发森林火灾。

  清理农户家的疫木又是一项艰巨的工作。不少农户很不配合,入户挨骂的事经常发生,有时还出现肢体冲突。

  沿着乡间小道来到屏锦镇的七桥村七组,见到了几年前差一点挨“烧”的72岁村民蔡孟英。回忆当时,村支书华光春和七组组长刘贤成至今还心有余悸。当她家积攒了一二十年的劈柴被焚烧时,突然,蔡孟英不顾一切向火堆扑去。刘贤成等人手疾眼快拽住她,才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罗弟洪介绍,从周围地区反馈的情况看,没有发现梁平有疫木输出的案例。为卡住疫木流通这个痛点,梁平严格执法,不留情面,常常与运输疫木的司机、加工疫木的企业老板斗智斗勇。

  梁平治“癌”有方,淡化了谈“癌”色变的恐怖。期待梁平以及各疫区早日实现《全国松材线虫病疫情防控五年攻坚行动计划(2021—2025)》所提出的总体目标。


上一篇:全国三甲医院数量排名一览图!
下一篇:后疫情时代“双创”金融发展重回增长正轨 ——2023·中国“双创”金融指数发布